五大心法>章节目录>正文阅读

第一章 佳人相伴

作者:夏秋寒发布时间:2016-06-04 21:39 4902字

“江哥哥,江哥哥......”

一位声音如黄莺出谷的姑娘从外边里端了两盘菜进来,放在自己厢房的桌子上。

这位姑娘可不是一般的姑娘。

她总是喜欢穿着一身翠绿的轻衫,腰后插着一支长长的绿玉箫。

她天生丽质,肤如凝脂,是江湖上一等一的大美女。

她清纯可爱,稚气未脱,是生活上一等一的鬼丫头。

她天生就有一种过耳不忘的本领。而且,只要这声音确实存在,无论是多么小的声音,自己也可以听到,将其记住。即使把这些声音都混在一起,她依旧可以可以对号入座。

恰好,在庄的附近有这一家远近闻名的乐坊,所以,她偷偷学会了许多用箫来演奏的曲子。

她今年才刚刚十九岁。

江哥哥去了哪里了呢?

于是,她喊了庄中的一位婢女。

那位婢女低头走了进来,头也没抬,小心翼翼地说道:“请问箫姑娘找奴婢有什么事情?”

她本来心里很着急,却故意笑呵呵地说道:“嘿嘿,你知不知道我的江哥哥去哪里了?”

即使自己有着过耳不忘的本领,但是她依旧竖起自己的耳朵,睁大自己水灵灵的双眼,生怕自己错过了江哥哥的消息。

那位婢女小声地道:“***一大早就出去了,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她瞬间变得失望极了,失望地撅着自己的小嘴,直跺脚。

接着,她无奈地向婢女摆了摆手,心不在焉地说道:“那你下去吧?!?

那婢女答道:“是,箫姑娘?!?

那婢女慢慢地退出了厢房,去忙活其他的事情了。

周围实在是太静了,静的只能听见鸟儿高歌的声音。

她实在闲的无聊,就自己走出了房门。

她静静地在厢房门口的石阶上坐着,自由享受着阳光的温暖,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心里觉得十分惬意。

每次这样享受着大自然为她带来的美好,她都会非常的开心。

要是江哥哥能陪着自己享受,她就会更加开心了。

她望着四四方方的天空,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无限的遐想。

外面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她忽然想起,自己最后一次在外面,是她九岁的那一年。

那年,母亲带着自己去集市上游玩。

那个时候,自己和母亲是多么开心哪!

忽然,笑盈盈的母亲脸色大变,告诉自己肚子不适,需要如厕,让自己在这里等一会儿。

谁知,一等就是整整一天。

月儿懒洋洋地爬了起来,月光下的寒风是那么的彻骨。远望着渐渐变黑的天色,感受着自己越来越冷的身体,自己变得越来越害怕,竟嘤嘤地哭了起来。

娘去哪里了呢?

她为什么要把我一个人丢下,自己一声不响地独自离开了呢?

我自己该怎么办呢?

我会不会冻死在这里呢?

她不知道。

谁知老天眷顾了我这个孤苦无依的小姑娘。

就在自己走投无路,手足无措之际,自己遇到了江哥哥。

江哥哥用自己一双脏兮兮的小手,一边笑着,一边为自己拭去脸颊上的泪水。

每次想到这里的时候,她的心里总是暖暖的,甜甜的。

然后,江哥哥用着极其温柔的语气问自己:“小妹妹,你怎么一个人孤苦伶仃的站在这里???”

他的声音是那样的温暖,那样舒服,舒服的就像是躺在柔软的床上一样。那声音让自己感觉十分安全,就算是天塌了下来,自己也不再害怕了。

自己那个时候,竟然就相信了他,相信了这个关心自己的小男孩,也不怕他是一个坏人。

自己慢慢地抬起头。却发现不止江哥哥一个人,在他旁边还有一个年近半百的长者,其模样打扮像是一个大户人家的管家。

那长者是那么的和蔼可亲,给人一股十分强烈的亲近感,自己一点都没有觉得害怕。

那长者用十分温和的语气说道:“小姑娘,你是不是和自己的家人走散了?”

自己用着童声答道:“大伯,事情是这样的。今天,我娘带着我到集市上去玩。玩着玩着,母亲忽然肚子不舒服,想要去如厕,让自己在这里等一会儿,谁知这一等就是一天?!?

接着,自己的声音也变得哽咽起来,用着颤抖的声音说道:“大伯,你说我娘会不会有什么危险,会不会她已经......”

那时候的自己,已经不敢再说下去。她非常害怕她想说却又不敢说的会是事实。

那管家思索了一会儿,问道:“请问姑娘怎么称呼?”

自己答道:“我叫箫楚楚?!?

这时候,江哥哥看见自己腰后插着一支成色很好的、长长的绿玉箫,兴奋地说道:“你身上的玉箫好美??!”

自己用着十分爱惜的感情抚摸着那支玉箫,缓缓地说道:“这是我娘给我留下的唯一一件礼物?!?

那管家插嘴道:“箫姑娘,这样吧。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就和我们回到江家庄暂住。嗯,找你娘的事情咱们从长计议,怎么样?”

那时候的自己,也不敢随随便便和陌生人走,即使他看起来十分和蔼。娘说过,江湖险恶,有许许多多的人都是外表和颜悦色,谦谦有礼,其实他们非常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他们是可以不择手段的。

因此,自己非常的迟疑,只好偷偷地看着江哥哥。

她看着江哥哥的时候,江哥哥也在笑呵呵地看着她。

江哥哥笑道:“放心吧,箫姑娘,我家管家是一个武功十分高强,心底十分善良的人。他一个人拉扯我长大,却从来没有过任何怨言。那个庄子是他用着他自己的一生的积蓄建的,却不用他的姓,用我的姓来命名。你说说,他对我这么好,怎么会是一个坏人呢?”

那时,管家早已经热泪盈眶,感动地抚摸江哥哥的头,似乎是在感谢他对自己的理解。

那时候的自己,还真是奇怪。自己不完全相信那个管家的话,却完完全全相信江哥哥。

想到这里,自己忍不住嫣然一笑。

然后,江哥哥用他那脏兮兮的小手,拉着我的小手,笑呵呵地走在回江家庄的路。

虽然那管家用尽全力为自己打探母亲的消息,但是自己对母亲的了解太少,只记得母亲的模样,在茫茫人海中,如何能寻到她的身影?

想到这里,自己忍不住长叹了一声。

或许,自己的母亲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了,去了另一个国度。

或许,自己的母亲也在茫茫人海中寻找着自己,一直奔波劳碌着。

虽然自己总是安慰自己,一定是后一种可能??墒亲约翰坏貌幌嘈?,前一种的可能性最大。

时间过的可真快??!一转眼,自己陪着江哥哥已经十年了。

这些年,自己和江哥哥相依相伴,休戚与共。

他们一起闹过、笑过、哭过,但是从来没有红过脸。

因为,她的江哥哥一直都在宠着她。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他都会站出来,呵护着自己,哄着自己,让自己不受一点伤害,受一点的委屈。

一想到这里,她的心里就甜滋滋的,就像抹了蜜糖一样。

在她看来,江哥哥是这个世界上对自己最好的人。

她自己也没什么愿望。

她只希望,自己能够陪在江哥哥身边一辈子,让自己能尽自己的全力照顾他,回报江哥哥对自己的好。

江哥哥到现在还没有回来,难道外边的世界就那么有趣?

可是江哥哥从来不让自己走出大门一步。

她对江哥哥的心思再明白不过了。

她知道,江哥哥是怕自己在外边受到欺负,他担心不能及时赶过来?;ぷ约?。

正因为自己懂他,所以很听他的话,十年来足不出户,从未踏出大门一步。

她忽然觉得,身上的风变得凉飕飕的。

原来,太阳都快要落山了。

本来她是想要和江哥哥一起吃午饭的,现在恐怕只能吃晚饭了。

连太阳都知道要赶回家休息了,他怎么还没有回来?

她忽然站起身来,心里掠过一丝不详的预感。

她急忙抽出腰后那支长长的玉箫,用自己既洁白又纤细的玉手轻抚它,演奏起那曲《纤云弄巧》来。

那曲子听起来婉转悠扬,委婉动听,让人心如止水,就仿佛远离了尘世,使人深深地沉醉于其中,流连忘返。

就连周围的鸟儿听到了这曲子,也都纷纷落在了她的附近,静静地欣赏着她的曲子。

一曲已毕,周围的鸟儿依旧不舍得离开,似乎还在回味刚才那首动人的曲子。

曾经,她和江哥哥约定,要是自己想要找江哥哥的话,就用玉箫演奏这曲《纤云弄巧》,他闻声后一定会赶回来的。

可是周围依旧没有什么人出现。

这下她可害怕极了!

江哥哥不会真有什么危险吧?

她急忙把玉箫插回了腰后,双手合十,闭上双眼,不断喃喃地念道:“求老天一定要保佑江哥哥平安归来......”

在月光的映衬下,她显得更加俊秀,更加可爱。

那长长的、向上弯曲的睫毛,又为她增加了一丝美。

这时候,耳边响起来了熟悉的声音:“看来你的老天爷还是挺管用啊,让我平安归来了?!?

是江哥哥的声音,他回来了!

她急忙睁开她那水灵灵的眼睛,看见江哥哥就在对面屋子的屋檐上悠然地站着,手里依旧拿着他那把最心爱的纸扇。

他就是箫楚楚的江哥哥,江陵。

他天生气质不凡,风度翩翩,端庄文雅,彬彬有礼,虽一身再简单不过的青衣布衫,但是依旧无法掩盖他与生俱来的公子气。

虽然他刚刚二十岁,但是他在江湖上也是数一数二的高手。

刚看见江哥哥,她的心里就不由自主地洋溢出喜悦的神情。

不过这只持续了一瞬间。

然后,她的一脸怒容替代了她的喜悦,咬着牙,生气地说道:“喂,你今天又去哪里鬼混了?你给我老实交代,要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

江陵觉得,她生气的样子,比她不生气的时候更加可爱。他轻轻地摇着手中的折扇,不禁看的痴了,忍不住笑了。

箫楚楚看见他笑,就更加生气了,大声说道:“你竟然还敢笑,快快给我下来!”

江陵依旧笑着摇了摇手中的折扇,并摇了摇自己的头。

箫楚楚大声地说道:“为什么?”

江陵笑道:“你看你一张洁白无瑕的脸被气得通红通红的,我要是下去还不被你打散架啦!”

箫楚楚无奈地撅了撅嘴,跺了几下脚。

她拿江哥哥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箫楚楚只好娇声道:“好啦!你快下来,我原谅你了,不生你的气啦!”

江陵道:“真的?”

箫楚楚道:“嗯,你快下来?!?

于是,江陵合起他的折扇,轻盈地从屋檐上落到了箫楚楚的旁边,轻盈的就像是一只小燕子。

箫楚楚不禁心里赞叹道:“江哥哥的轻功真高??!”

然后,她用自己的一只手挽住了江哥哥的胳膊,另一只手轻捶着江陵,娇嗔道:“你这一天都去哪里了?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的?用曲子召唤你你也没有回来,我还以为......”

说到这里,她那晶莹的泪珠竟然扑簌簌地落了下来。

江陵急忙为她拭去眼角的泪水,就像小时候用自己脏兮兮的小手为她拭去眼角的泪水。

他接着柔声道:“好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嘛,别哭啦。我保证,下次再也不会让你这么担心了?!?

箫楚楚带着哭腔说道:“一定哦?”

江陵急忙说道:“一定一定。你要再哭的话可就变得不好看喽!”

爱美是女孩子的天性。

一听到这话,她急急忙忙拭干泪水,娇声说道:“怎么,你嫌弃我?”

江陵笑道:“怎么会呢?咱们俩相依相伴都十年了,难道你还不了解我吗?”

箫楚楚娇声说道:“哼,谅你也不敢嫌弃我?!?

然后,她接着说道:“今天中午我特意亲自下厨,想要让你尝尝我的手艺,可惜饭菜都凉了?!?

江陵笑道:“太好了,我还没有吃过晚饭呢!”

箫楚楚道:“那,那我让他们热热,然后咱们一起吃吧?!?

江陵道:“求之不得,走!”

两个人就这样伴着月光,开开心心地走进箫楚楚的厢房。

不过,他们不知道,就在刚才江陵站过的那个屋檐上,站了一位道袍竹冠,略有短须,身上还背着一把宝剑的老者,一直在偷偷地盯着他们。

伴着窗外的月光,箫楚楚和江陵在楚楚的厢房一起吃着晚饭。月儿看着他们温馨的样子,羡慕不已,竟然忍不住要下来和他们共度晚餐。

江陵不禁赞道:“嗯,楚楚亲手做的就是好吃!”

箫楚楚得意地说道:“那是。你要是喜欢,我可以常做给你吃?!?

江陵笑道:“真的吗?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接着,他感慨道:“唉,有你这个佳人相伴,是我一生的幸福?!?

箫楚楚不好意思地笑了。

江陵忽然想起来什么,接着说道:“对了,楚楚?!?

箫楚楚看着他满脸疑惑地问道:“怎么啦,江哥哥?!?

江陵一脸正经地说道:“今天,我在江湖上听到了一则传闻,所以我回来了这么晚?!?

箫楚楚问道:“什么传闻?”

江陵说道:“我听他们说,五年一次的比武大会又要开始了?!?

箫楚楚道:“你指的是五宗的天山比武大会?”

江陵点了点头。

江陵接着说道:“不过这五宗很少和江湖里的其他帮派走动,因此他们都隐居在五座不为人知的小山上。只有到了五宗的比武大会的时候,才会齐聚在天山上切磋剑法,且只邀请江湖上的青衣帮来裁决切磋的胜负?!?

箫楚楚说道:“青衣帮?”

江陵说道:“是的。论人数,青衣帮在江湖上仅仅次于丐帮。论实力,青衣帮里人才辈出,综合实力在江湖上要是排在第二,只怕没有人敢排在第一!”

箫楚楚不禁惊讶道:“江哥哥,他们真有这么厉害?”

江陵点了点头。

他接着说道:“据我了解,青衣帮是为了消灭黑衣帮而创立的。但是他们艰苦奋战了许多年,始终无法将黑衣帮连根拔去,甚至连帮主的面都没有见过?!?

箫楚楚吃惊地说道:“那人岂不是你......”

说到这里,她说不下去了,她怕勾起江哥哥痛彻心扉的往事。

江陵明白她的意思,坚定地点了点头,说道:“不错?!?

这时,箫楚楚的表情突然变得十分警惕了起来。

因为,她已经听到人的脚步声了。

她十分熟悉这脚步声。因此,她已经知道这人是谁了。

她严肃地对江陵说道:“他来了?!?/p>

  • 举报不良信息
  • 0
  • 0
  • 1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 国家社科基金基础类重大项目陆续推出一批代表性成果 2018-11-10
  • 欢迎访问《北京体育大学学报》编辑部网站 2018-11-10
  • “只想当官,不想做事”是当前官场存在的大问题。[上火][上火] 2018-08-12
  •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对美白宫6月18日声明发表谈话 2018-08-12
  • 打击市场“黑嘴”再升级 证监会集中督办8起案件 2018-08-11
  • 上海交通大学校长林忠钦:自信从容办好中国大学 2018-08-11
  • 太原黑臭水体治理接受国家专项督查 2018-08-10
  • 沃神公开少帮主第一下家 史上最强3人组驾临 KD倒霉了 2018-08-09
  • 天天吹世界第二被人当对手与俄走的近意识形态不同都是原因 2018-08-08
  •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马克思主义发展作出原创性贡献 2018-08-08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德国北威州经济部长:十九大报告表明中国有能力为世界做出更多贡献 2018-08-07
  • 全国新的社会阶层人士统战工作会议在京召开 俞正声出席会议并讲话 2018-08-07
  • 第21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2018-08-06
  • 黄建成:爱公益的“暖心医生” 成立公益爱心群 2018-08-06
  • 四川乐山公交车爆炸案告破 嫌疑人重伤已被警方控制 2018-08-05
  • 744| 686| 651| 293| 494| 622| 837| 934| 979| 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