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夜伴钟声>章节目录>正文阅读

第一章 死亡之屋

作者:小飞虫发布时间:2016-06-15 17:18 2542字

220瓦老式灯泡泛着淡黄色的灯光在微微颤动的木质屋顶上轻轻摇晃,几缕灰尘从屋顶微颤的木板中散落下来,灯光夹杂着灰土的阴影忽明忽暗。

灯泡摇晃与头顶木板咯吱咯吱的响声在这个异常安静与拥挤的小屋内,在凹凸不平的墙壁上折射放大。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是我感到这不是我的第一次来到这,似乎在过去的某个时间段,我已经经历过这件事,这种感觉在这毛骨悚然的声音中,在蠢蠢欲动的寒毛中变得越发强烈。

我们总会经历一些似曾相识的画面,但是却也解释不了……

小心的抬起头,看着微微摇摆忽明忽暗的灯泡,几缕飞灰在恍惚间进入了我的眼睛,在那种难忍的干涩中,我闭上了双眼,同时用手揉起眼睛,视线便变得模糊起来,眼前的灯光,变成了一圈又一圈的光晕……

呼的声音从耳边略过,朦胧中有一道身影从身边走过。

那急促的脚步在空旷的小屋内响起,本就因为紧张而纯纯欲动的汗毛,在这个时候完全的舒展开,冷气顺着我张开的毛孔钻进去,即便是在发闷的小屋之中,我也不禁打了个寒颤。

害怕这种感觉是一种在人身上极为奇怪的东西,在那对未知的恐惧的同时,又参杂了本不该有的好奇,这种好奇使我既想要闭上眼睛,不敢去看,又无法控制的睁大双眼。

当泪水夹杂着灰尘从眼睛中流出,当眼前的视线变得清晰,当身上的汗毛又慢慢的躺在身上,我不禁将心头提起的巨石悄悄放下。

这才开始仔细的观察小屋内的四周。

小屋不大,在杂乱的东西中显得有些拥挤,也使得我感觉有些压抑。

周围紧闭的门窗严丝合缝不漏一点光线,深黄色老式窗帘随意的挡在窗前布满灰尘。

在小屋内暗色的光线中,除了杂乱摆放的东西外,我只能看见在小屋的角落中有着一个深色的竖起的老式衣柜,而再往远处似乎有着一个隆起在地面的东西,像是一个土包,更像是一个坟头,而在自己的身后,却有着一个像是酒吧吧台一样的木质台子。

我径直的走到门前,用力的推了下门,而这个门却文丝未动,用尽全力一推,不禁感觉这门只是一个摆设,实际上他是一堵墙,回头看向吧台,那本来还清晰可见的吧台,不知怎么隐没在黑暗之中。

身处在这样的小屋中,周围的环境使之有着一种难抑的压抑,这种感觉就像是紧缩在狭小的盒子中,即便是什么不干,也会因为压抑而死在这里。

这种感觉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中越发的强烈,使得我只想快点从这个屋子中出去,想到这,我用后背猛地撞了撞门,可这个门依旧是文丝未动,反而使着灯光摇晃的更加剧烈,又是几缕飞灰落了下来。

弹掉头上的灰尘,看着文丝未动的门,我摇了摇头,走到床前,轻轻地拉开窗帘。

窗帘上的灰尘都似蜘蛛网一般的掉落下来,即便是屋内的光线很暗,也可以看见大量的飞灰从窗帘上落下来,弥漫在我坐在的区域。

看着,又或者说感受着弥漫在周围的灰尘,我不禁屏住了呼吸,在自己面前的窗户上已经被灰尘覆盖。

在实在受不住的时候,小小的吸上一口,然后用身上蓝白相间的校服,擦净一块玻璃,低身看向窗外。

窗外面一片漆黑,那种黑,黑的太过纯粹,压抑的让人难忍。

为了能看清楚外面到底是什么,这里到底是哪?我近乎将脸贴在玻璃上面,鼻子都已经感受到了玻璃的冰冷。

但是窗户外面依旧是那么的黑,即便是在没有星星的阴天黑夜,也没有这么纯粹。

心中千言万语,万马奔腾中,只能汇聚成一声低低的喃喃:“草!”

话音刚落,看着眼前的玻璃里,不禁倒吸了一大口带着灰尘的凉气。

灯光虽然昏暗,但是在暗黄的灯光反射在漆黑的玻璃上的时候,就像是一面镜子,轻易的反映出后面的景象。

在那破旧的灯泡下面,不知何时,站了一个人,消无声息又或者刚刚急促的脚步声就来自于他,只是刚刚还没有,却不是什么时候站在那。

在被灰尘布满的视线,与昏暗的灯光下,那道身影似乎在灯光之下左右飘荡,像是一个幽灵;同时在那僵硬的姿势下,又像是一座雕像,而那悄无声息的诡异,更像是我现在心中所想。

那不是一个人!那是鬼!

而隐没在他身后的那个像是土包的地方,就是他的……坟!

在这完全封闭的小屋内,本来不应该有风,而这个时候,就忽然来了一股细细的风,这也许就是阴风,吹的头上的灯泡嘎吱作响。

阴风吹来,不知是身体的还是心理的,我感觉自己渐渐地丧失了自己对身体的控制,是长这么大没见过鬼,也不想见它!

却不是是否是人与生俱来的对鬼就有这样的一种感觉,说是害怕,但是已经超过害怕太多,虽然想要逃走,但是却只能听着自己已经相识架子鼓一样的心跳声,感受着自己难以支撑身体重量软的发抖的双腿、

“你又来了?”

就在我难以支称的时候,忽然从身后的黑影中发出,就像是旧磁带搅在一起的声音,又像是紧紧地握住喉咙而是声带错误震动发出的尖锐而又喑哑的声音。

只觉得自己的实现从高到低,倒映在玻璃中的那可怖的黑影也显得越发的恐怖与深邃几分。

我瘫倒在地面上,虽然双腿因为害怕而不能动,却还是拼劲全力的用手将身子靠在墙上,同时也正面的对上了那只。

心中害怕时,像是压了一口气,想要喊叫却又喊不出来。

而就在此刻,那道身影却又向着自己慢慢地飘来,似乎是走,但是因为太暗了看不见脚步。

而随着黑影的临近,在黑影完全的挡住了灯光,也就是到达自己的身前的时候,也许是恐惧到了极点,身体竟突然充满了力量。

急忙起身,然后向门前冲了过去,撞在门上,又是小屋一阵摇晃。

“你想出去?”喑哑刺耳的声音出现在我的耳边,我侧身,看见在黑衣下面的是一个没有完全腐烂的骷髅,而那没有腐烂的喉咙,因为刚刚的话,还在剧烈震动。

“拉!”

就在我说不出话的时候,骷髅却说了这么一句,同时我清晰地看见,因为说话,又是一些腐烂的肉从骷髅身上掉了下去。

“拉!”不知怎么,我大喊出来,然后猛地拉门。

门开了,原来这门是拉的,只不过我没有时间骂自己了,门的外面竟然是土。

慌忙中,用校服卷在手上,然后猛地敲在窗户上面。

窗户应声而碎,只不过,在窗户外面,也是土。

也许,那个土包并不是坟,而整个小屋才是它的坟……整个小房子,原来都被埋起来了……

“你忘了?”那可怖的声音出现在我的而后。

我慌不择步,只能向着角落跑去,

却不知被什么绊倒。

仔细一看,原来自己倒到了土包上面,

窗下的骷髅没有动,我不禁喘了口气。

而就在这时,我感觉自己身下好像有什么在动,

一回头,在自己身下,有着半截骷髅,

骷髅的手中握着一个名牌,名牌上面写着陈子杰……

而在我手旁边的一个完全腐烂的骷髅头嘴在不停的张合间,竟然也说出了话,身影就像是粉笔摩擦黑板……

“陈沦!”

“陈沦!”

  • 举报不良信息
  • 0
  • 0
  • 1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 国家社科基金基础类重大项目陆续推出一批代表性成果 2018-11-10
  • 欢迎访问《北京体育大学学报》编辑部网站 2018-11-10
  • “只想当官,不想做事”是当前官场存在的大问题。[上火][上火] 2018-08-12
  •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对美白宫6月18日声明发表谈话 2018-08-12
  • 打击市场“黑嘴”再升级 证监会集中督办8起案件 2018-08-11
  • 上海交通大学校长林忠钦:自信从容办好中国大学 2018-08-11
  • 太原黑臭水体治理接受国家专项督查 2018-08-10
  • 沃神公开少帮主第一下家 史上最强3人组驾临 KD倒霉了 2018-08-09
  • 天天吹世界第二被人当对手与俄走的近意识形态不同都是原因 2018-08-08
  •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马克思主义发展作出原创性贡献 2018-08-08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德国北威州经济部长:十九大报告表明中国有能力为世界做出更多贡献 2018-08-07
  • 全国新的社会阶层人士统战工作会议在京召开 俞正声出席会议并讲话 2018-08-07
  • 第21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2018-08-06
  • 黄建成:爱公益的“暖心医生” 成立公益爱心群 2018-08-06
  • 四川乐山公交车爆炸案告破 嫌疑人重伤已被警方控制 2018-08-05
  • 844| 146| 228| 810| 110| 464| 283| 589| 152| 190|